最新 环球 资料 召集 亚欧 视频 非洲 美洲
莫桑比克:

莫桑比克(上)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17  点击次数:0

前往马拉维边境的路上,下起了雨。一用雨刮,居然没有水了。立即停车把雨刮水加满。

雨很快停了,没有走多远,前方一个交警招手示意停车。看了我的牌照后,走过了要我出示驾驶证、保险和通行证。手续检查无误,要我踩踩刹车,看刹车灯亮不亮,然后要我把三角架拿出来看,而且需要两个。最后,示意我用雨刮水。我在想,幸好下雨,要不然雨刮没有水了,就只得出小费了。没有检查到漏洞,又可以上路。

再过去就是边境小镇了,过小镇几公里一个栏杆拦下。我问了下边境士兵,想把没有用完的马拉维货币换成莫桑比克货币。士兵找来一个人,换汇价格太低。

我又回到小镇。

刚一停车,围上一群人,这里换汇要划算点。我没有出汽车,门锁反锁好,和他们谈好价格,叫他们先把莫桑比克货币给我,我再把马拉维货币给他。点钱的时候,我把摄像机对准换钱那里。黑人们发现了,不断笑,纷纷凑过来。看到这里,我也忍不住笑起来。

回到边境,右方的房屋就是马拉维办公室。护照盖出境章,海关查验汽车通行证。站在海关窗口,一位女工作人员坐在那里。这时,一旁的一名男海关人员翻看了我的证件,叫我跟他进到办公室。我开始纳闷了,干嘛进办公室,窗口这里可以办理的?八成就是要小费的。果不其然,男海关人员叫女工作人员检查我的资料。没有发现问题,女工作人员望着他,等待他指示。男海关人员给我说要交纳50美金。我知道肯定是小费,没有哪个海关出来的时候还交费的。我就给他:我走了很多国家,每个国家出境的时候,都不出钱的。他开始改口了,说付20美金给他,另外付20美金给那个女工作人员。我只得说:我没有钱,我是旅行者。男海关人员看到要不到钱,就不管我了,证件也不退我。我想,我也不赶时间,就坐在那里看手机。10多分钟,他也熬不住了,还是把证件还给我了

出了马拉维,过一个小桥,就是莫桑比克边境。

办公室在左方,依然是先去盖入境章。依然是要小费,依然说没有。海关这方倒是没有问小费,办理通行证。

购买汽车保险660元梅蒂卡尔(我去的时候,1美金兑42.5梅蒂卡尔,后来梅蒂卡尔一路狂跌,20多天,据说贬值30%。让很多在莫桑比克的华人损失不小。唉,非洲的很多国家,货币贬值得太快,还是具有一定风险性。)

没有要到小费,边境上的士兵不怎么高兴,其中有人就开始仔细检查我的汽车。我也不管这么多,需要检查就等你检查。没有检查到什么,只得放我走。

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个黑人带了一个白人走过了,问我去哪里?平常的时候,在外面,有黑人来问,我都不敢暴露现在我的行踪,都说就在附近转转。但是看到有白人来问,我也就照实说我要去莫库巴。白人希望搭便车到莫库巴。我把车门打开,让他看,副驾驶可以坐1人,后排已经堆满了,坐人恼火。他看了,说是两个人,只得摇摇头离开了。我看了下边境,确实没有车。把后排行李顺整了一下,只能勉强坐下一个人。

然后再回到办公室,两个白人知道后很高兴。办完手续,就坐上车来。原来他们是葡萄牙人,个体大点的叫ben,小点的名字太长,没有记上。ben在葡萄牙里斯本学校英语专业,英语不错。只是我的英语不好,只能简单交流下。不过,也好,他们讲葡萄牙语,路上遇到交警之类,他们会去说。我也就不用开腔了。车上有Fanda,我递给了他们。

这段路不好,一直有100公里,正在修路,一看就是外国公司,不是我们中国人在修。

路边隔一段距离,就有看守的。

ben还喜欢搞自拍。

路边的房屋

后面的100公里路况比较好。

进莫桑比克的时候,我和莫桑比克的剑虹取得联系。

剑虹是中莫商桥/剑虹网的负责人,负责到莫桑比克的商务考察和旅游接待,对莫桑比克的旅游和当地情况比较熟悉.

剑虹是青年商旅作家,非洲问题资深撰稿人。著有《中国商人在非洲─商情·风情·人情》;《最后的金矿─无限商机在非洲》;《莫桑比克指南》和《穿越东南非洲》。他知道我的目前具体情况后,帮我设计了下旅行线路,联系了沿途城市的中国人给予我吃住的接待,太感谢剑虹了。说句实在话,长途旅行,走到后面,越走越紧。

我进入莫桑比克的第一站就是莫库巴。

莫库巴是由赞比西亚省负责管辖,位于东部港口克利马内东北约120公里。

莫库巴城里经营KODAK照相的中国人小俊。把葡萄牙人送到GUEST HOUSE 后,已经晚上7点过了。找到小俊,可以好好休息下了。

莫库巴不大,第2天,把ben接上。

过大桥。

河边的人们

路况不错。

莫桑比克汽车牌照。

这个是老的牌照,也有很多车还在使用

莫桑比克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原来也是和中国一样的驾驶方向。前几年才改来和南非一样,估计是周边的国家全部都是右舵,也不能不受影响呀。记得直布罗陀是英国殖民地,但是也和欧洲大陆的驾驶方向一样,不能独善其身呀!

这段公路塌方,需要绕行。

绕行这段,一个大货车冲到旁边的沟里去了。

发现这里的房屋四周基本都有支架。

后来看到一个在建的房屋,估计:他们是先用木头搭建好框架,再把砖砌起来,最后才铺垫茅草。

要到楠普拉的时候,一个检查站,停下来。尽管ben和他们说了,但还是一样检查汽车证件。旁边还有移民局的,检查我们的护照。这个时候,一个胖妹交警叫葡萄牙人要Fanda,葡萄牙人立即就递过去两瓶。旁边还站着几个士兵和移民局的。士兵也开始伸手要Fanda。这么多人,怎么拿的完?葡萄牙人正准备去拿,我连忙制止。胖妹交警和士兵转过来走到我面前。我很大声得说:我们没有更多的了。胖妹笑笑走了,留下几个士兵。我也不管这么多,叫上ben离开。

路途中,我问ben:入境的时候,被索取小费没有?ben说没有。我又继续问:警察会向你们要小费吗?ben说会。我们证件齐全的,可以不给呀?。ben回答:这是非洲,他们没有钱。问到这里,估计索取小费也不是只针对中国人。

楠普拉是莫桑比克东北部城市,楠普拉省首府,为第三大城市。

街头的美女广告

还看到一些中国品牌广告。

抵达莫桑比克岛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剑虹帮我联系的是江西国际。江西国际在莫桑比克岛岛外,找到驻地,我还是先上岛把ben
他们送到目的地。只是上岛需要过桥,这个桥只够一个车通行,怎么前面又有车过来,怎么避让呀?正在疑惑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个会车的地方,原来这样。

江西国际这里有院子,停车方便。只是有时当地政府会管,不允许外面的人住进来。我来的时候,恰好没有人管。

门口的小市场,正是芒果上市的时候。

还有鱼市。

当地人也在下石子棋,看来非洲很多地方都有。

江西国际的陈林,今天正好是周末,陈林带我到岛上去诳诳,谢谢了。

个时这个时候正退潮。

桥两边的海滩上,一些当地人在捕鱼、捡贝壳。

桥上有人在用简陋的鱼钩钓鱼,这也能钓起来吗?

不过,旁边的地上,到处有一些小鱼,看来,还是可以得。

对面过来一辆车,我停在会车处等待。突然,车上下来几个人,原来是中国人,他们看到我的车牌,很好奇。原来是在楠普拉的中国人,其中一名是成都的涛哥。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后,叫我经过楠普拉去找他们。

莫桑比克岛(Mocambique)属于莫桑比克北部楠普拉(Nampula)省的一部分,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怡人的气候、丰富的鱼类和海产品、以及美丽的海滩。

1498年葡萄牙探险家达伽玛(Vasco da Gama)登陆此岛,1991年莫桑比克岛被列为世界遗产保护区。

莫桑比克国家的名称即起源于莫桑比克岛。

圣塞巴斯蒂安要塞城堡就建在莫桑比克岛上,它是历史上葡萄牙人前往印度途经的一个贸易口岸。

桥的右侧是一个要塞。

有时退水退的多的时候,还能徒步走过去,只是现在不行。

葡萄牙人修建完圣塞巴斯蒂安要塞城堡以后,又在岛屿的最南端修建了这座要塞堡垒,与圣塞巴斯蒂安要塞城堡南一北遥相呼应。

这条路和岛上有些路是单行道,注意行驶。

桥的左侧,这一片很多棚草屋,街道两边的房屋也看起比较旧。

清真寺也在这里。

中间一个广场。

再过去,这片的建筑要好点,葡萄牙风格。

海事博物馆。这座博物馆修建于1610年后来改为博物馆。

从10世纪到15世纪晚期,此岛与其天然港口被阿拉伯商人作为海上贸易中心。1498年葡萄牙探险家达伽玛(Vascoda Gama)登陆此岛,宣称它为葡萄牙领土。

博物馆门口的纪念品

海事博物馆门票200梅蒂卡尔,底楼可以拍照。

摆放着一起火炮弹药,船只等。

还有黄包车。

博物馆里的教堂

二楼是展厅,里面还有中国的一些陶瓷花瓶,可惜不能拍照,看了年代,有些还是明代的。

大门左手一个小屋也是展厅,也是不能拍照,里面有从中国古代沉船里打捞起来的瓷器。这里前后发现了三艘沉没的满载瓷器的葡萄牙商船,沉没时间分别是1558年、1608年和1622年。展厅里介绍了1558年的沉船上打捞。总共打捞起1500多件瓷器,1/3完整无缺。每样瓷器批量很大,例如碗就是几十个一样的,只是每个碗都有细小的差别。

博物馆旁边就是码头

这里沙滩上有老外在游泳,晚上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也跑过来游了一会。

这里能望到圣塞巴斯蒂安要塞城堡。

岛上的建筑用的材料取自珊瑚礁石。

靠近城堡的一个纪念碑

圣塞巴斯蒂安城堡,于十六世纪由葡萄牙殖民统治者建成,是最古老的大型军事建筑之一。

城堡门票是100-200梅蒂卡尔

大门修的不错

正中还有一朵小花开的不错。

走进大门

中间很宽的坝子。

坝子中央估计是个断头台

大门左手是一个教堂

一个游客从窗户旁边经过

城堡有几道小门

 这是其中一道

走出小门

站在城墙下。

城墙上的炮台

上面还有制造时间1823

岗哨所

城堡还有一个独特的设计,就是屋顶都是平顶,有收集水的水槽。

由于岛上淡水缺乏,葡萄牙人在修建城堡时,就把屋顶设计成收集雨水的水池,利用水槽引向城堡内部的蓄水池。

出城堡东北方向的小门,就是古老的守护圣母礼拜堂。

这座教堂建于16世纪,被认为是现存的欧洲人在南半球建造的最古老的建筑。

教堂内部

教堂里一面墙壁上完好

而另外一侧,则被敲坏。

里面似乎是个小的暗室,好像有一个石头的箱子。

城堡比较大,可以容纳2000名士兵。

城堡在最北边 ,出城堡,沿海边公路走。

小岛东南角的教堂,现在还在使用。

对面岛上的灯塔

陈林买了2提贝壳,300梅蒂卡尔

沙子还是不少

路边买的瓜果,不是菠萝蜜,不知道名字。

打开后,里面是白色的,味道有点酸。

陈林在旁边买了四袋螃蟹,11支,200元梅蒂卡尔。给了小黑2只,剩下的就打整起。

附近一个卖龙虾的在吆喝,也不贵,也才200元梅蒂卡尔(约合人民币28元)。真的感觉莫桑比克岛的海鲜便宜。

夕阳西下

过桥的时候

发现前面一个车坏了,我也只有慢慢跟着走了。

离开莫桑比克岛

旁边一个盐场。

路边的芒果树,结满了芒果。

经过一座大桥

桥下的当地人在洗衣服,人还比较多。

沿途都能看到一些人在路边挥手

原来莫桑比克是腰果的产地。

还有用稻草人来吸引顾客的

再次回到楠普拉,联系上涛哥。

这里是涛哥的一个朋友家里。

从莫库巴出来的时候,我跟加油站工作人员说加满油。等上车走后,才发现只加了30升,加上原来油箱剩的估计有50升。根本就没有加满呀?想到克利马内应该有加油站,就继续往前。

涛哥是在去克利马内的分路边,公路正好经过他们那里。

又邀请我去克利马内的驻地。

吃完午饭,叫黑人摘了些芒果和椰子。椰子削好,让我带上。临走的时候还资助我一些梅蒂卡尔,太感谢啦。

离开涛哥那里,因为我要去贝拉,分路离克利马内还有几十公里,路线不经过。这样又错过加油站了。我把导航调出来,一查,在卡亚有加油站。继续往前

到达卡亚就傻眼了:加油站是有,就是没有油。油表显示还能跑100多公里。问了下加油站人员,说在Gorongosa有,地图一查,还有200多公里。马上和涛哥联系,涛哥跟我讲,周围确实没有油站了,实在不行就买路边的黑油。

我心里还是担心,毕竟对这里的黑油不了解,万一油品太差就麻烦了。

出卡亚几十公里,有一个分路,导航往这里导。我看了下,这里就是去贝拉的老路,路况不好,土路,但是节约接近200公里,所以导航选择近路。而好路是去往Gorongosa,再到贝拉。一个穿警察服装的老头向我招手。跟我说贝拉,指着土路。我连忙问汽油。他会一两句英语,指着土路。我问多少公里,他说30公里。然后就要搭车。现在下午4点,原来他是要搭便车回家的。其实,我并不想走这样的土路。在楠普拉的时候,涛哥的朋友就说过,这一带原来有反政府武装在活动。但是走大路没事,不要走到小路上去。但是这个时候,离Gorongosa还有200公里以上,没有汽油,到不了。没法了,只得往这条土路进去了, 至少还有加油站。

警察上车后,不断在发短信息,又不打电话。不知道和谁联系。公路两边没有人,路况比较差,多问两句,他英语也说不出来了。

终于到达小镇,我看了下地图,这里叫Inhaminga

警察下车了,跟我指了指旁边。

看来,说的油站就是这个了。没有办法了,这个时候只得加了,没有选择了。5升的一桶是275元梅蒂卡尔,也不算贵,唯一担心的就是油品。

叫他先装到我的油桶里,看到他拿了一个滤网来过滤,感觉好一点。

然后再转到油箱里。加了3桶,算了下到贝拉已经没有问题。

小镇里还是有加油站,只是修的好,没有一个人。

继续走,前面一些树林。

天色晚了,我也很小心驾驶。

经过Muanza,有小镇的地方,就有灯光,我也放松些。

离开小镇就看不到人了,也不容易看到车。

前面一颗树木倒下来,把半边路挡住了。我很紧张得看下四周,没有其他人,快速通过。

路边有铁路,听到火车在旁边行驶。

一辆汽车停在路上,把半边道占据了,不知道干嘛?我停下车来,仔细看了,没有其他人,再开过去。原来汽车坏在那里了。

路上还有车辆坏掉的,在这里抛锚了,还是比较危险的。

走出土路,驶上大道,看到灯光,我终于放下心来。

贝拉中国人邱大哥,这几天就住邱大哥这里,谢谢啦。这一晚,有小偷进来,偷了院子里的氧气瓶,看来中国人在非洲,长期是被偷盗的对象。

贝拉是莫桑比克仅次于马普托的第二大经济中心和主要港口。贝拉位于索法拉省中部,蓬圭河口北岸,濒莫桑比克海峡。1890年由葡萄牙人建立,并迅速成为葡萄牙人在莫桑比克的主要港口。

城里的中心广场,市政大厅。

贝拉遇到群里的朋友王同学,王同学带我在城里诳了诳。

莫桑比克教育大学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